Adler-猎鹰

串寝

刘灏龙看着从自己窗户里面爬进来的王大虎都吓了一跳,他本来拿在手里的羽毛笔都掉下去,把纸弄脏了一块。
“你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!而且干嘛要走窗户不走正门啊!”为了不被舍友和老师发现,他刻意压低了声音,帮忙把王大虎的扫帚放好了,看起来有些生气的瞪着王大虎。
“我下午不是和你说了吗?”王大虎摸不着头脑。
“谁想得到你是从窗户那进来啊!”刘灏龙压根就没往那想。
“啊,我这不是···不太显眼嘛。你看你宿舍的人也没有发现对吧。”王大虎嘿嘿一笑,指了指自己的扫帚。“你看我飞的多好啊,都没撞你窗户上。”
“不是撞不撞窗户的问题,你个笨蛋···万一被老师发现了可就惨了。”刘灏龙担心他被发现,又把窗帘给拉上了,招呼王大虎坐到床上之后给他拿了杯豆汁。
“哟你这还有豆汁啊。”王大虎开心的接了过来,咕嘟咕嘟。
“顺手买的而已,可不是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刘灏龙摸了摸鼻子,坐到对面的竹椅子上喝起了普洱茶。
“可我记得你明明不爱喝豆汁儿啊。”
“闭嘴,我舍友喜欢。”
“你舍友里有北京人吗!我怎么没见过?”
“得了快闭嘴吧····”
“行吧,本来还想认识一下的。”
“说起来最近蓝骆学姐好像特别关照你的样子?”刘灏龙看似随意的找了个话题,心里却有些在意那个学姐对王大虎的特别关照。毕竟那可是···
“啊?有吗?”王大虎把豆汁儿喝完,放到了一边想了想自己印象里的那个模样。“好像真有这么回事···”
“是吗···”刘灏龙想起来蓝骆最近总是时不时的蹦一句我超喜欢大虎的,心里就有点膈应。他叹了口气,挑眉继续问。“那她怎么关照你的啊?”
“她啊···总是拿虫吓唬我,上次我不给我们宿舍的红灯笼上写名字吗,我凑近一看,哎哟这不得了,全是些毒虫和蝎子在那里面。吓得我哦,赶紧随便把字写完了就跑回去了。”王大虎想到之前的那景色就瘆得慌,莫名感受到了一阵寒意。
“那是挺恐怖的。”刘灏龙这下稍微放心了一点,捧着杯子喝了一口茶。“说起来啊,你有没有觉得你们院小薛最近和我们院小张走的特别近?”
“哎呀兄弟嘛,当然啦。”
“可我听到怎么有传言说他们牵手去上厕所····”
“啥,真的?”要不是豆汁儿喝光了,刘灏龙真怀疑他会直接喷出来弄脏自己的地板。
“传言,传言···女生口中的传言,你能信几个?别当真啊。”刘灏龙觉得总聊八卦不太好,于是换了个话题。“说起来,明天魔法史论文要发了,你紧张不?”
“嗨,魔法史我方它干嘛。你呢?”他记得刘灏龙魔法史好像不太好。
“何止紧张,我现在慌得一笔。”刘灏龙想起自己熬夜熬到四点肝出来的那篇垃圾文章就觉得胃疼。
“哎没事,之前我不是都祝福过它了吗!不怕!”
“你又不是锦鲤啊哥···”刘灏龙无奈的扶着额头,感觉到无比的虚弱。
“嗨呀不管啦,我今儿睡你这行不。”王大虎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睡衣,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“行啊,随便你。”刘灏龙嘟囔了一句什么,王大虎没有听清。
“什么?”他提高了一点音量,立刻被刘灏龙冲过去捂住了嘴巴。
“闭嘴啊傻瓜你想被别人发现吗?”
“得咧,得咧,小声就小声···”王大虎麻溜的往床上一滚,发现刘灏龙床头还放了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小老虎。“哟这不是之前送你的,还留着呢?”
“我只是看它长得比较可爱才留下的,才不是因为是你送的啊,别瞎想。”刘灏龙把小老虎放到自己枕头边上,钻进了被窝,拿着魔杖对着灯念了声“NOX”
黑漆漆的,只有月光悄悄地从窗帘里透过来,正好照在两人的脸上。刘灏龙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对面的王大虎。
“晚安,大虎。别梦到僵尸。”
“晚安灏龙,别梦到厉鬼。”
“我觉得厉鬼比较可怕。”
“屁,僵尸也很可怕。”
“干别说了你干嘛提它。”
“不是你先提的吗?!”
“不是。”
“···”
“快睡了别提了!”
“行,行···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
非常智障的短篇

刘灏龙在十二岁的时候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被刘美麟一顿亲之后就被催促的去收拾行李。本想趁机讨一只宠物的男孩却被拒绝了,理由是山里啥都有,养宠物还不如看野生的,还能吃呢。

刘灏龙郁闷的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想之后的生活,会不会有有趣的同学,美味的食物,还有昆仑山漂亮的风景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会就要到上学的时候了,刘灏龙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和妈妈一起站在月台等着火车。本来他是可以不用带这么多的,结果老妈说山里调味料少又给他带了些乱七八糟的调味料和卤味。还好用魔法缩小了,不然他可能连拿都拿不动。

火车来了,十二岁的刘灏龙踏上了那绿皮火车,他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老妈,心里想念着家里的食物。

想喝瓦罐汤了。

他艰难的抱着一堆行李找了个空车厢,心想还好自己来得早不然连座位都找不到。

然后果然有人来敲门了,他抬头一看,哟是个挺俊俏的小伙。

“我能坐这儿吗?”那男孩和他一样因为天气炎热而穿着短裤,稍微带着点北京口音。刘灏龙点了点头,因为对方看起来顺眼甚至主动帮他去放行李。

嘛,因为他好像稍微高那么一点。

“我叫王大虎,你呢?”那男孩子坐下以后伸出手,刘灏龙也自然的握上去。

“啊,刘灏龙。”他这么介绍了一下自己。

“喲行啊,龙和虎,真巧。”对面的男孩笑了笑,他也跟着笑出来,撑在车窗边沿和王大虎聊起天来。

 

“你觉得自己会被分进哪个学院?”王大虎问他,他愣了下,想了想自己最喜欢哪个学院。

“大概是显荣吧,我也没那么老实,大概去不了怀德,至于穆清···我家历代除了我祖父是从那里出来的之外,其他的都不是穆清的。”刘灏龙这么说着,问对方。“你呢?”

“我啊···大概是去怀德吧?不过也要看分院帽的决定啦!”大虎笑了两声,从不知道哪儿摸出来一盒裹着粉的小团子。“驴打滚儿,吃不?”

“驴打滚是什么?”刘灏龙看了看那一小盒裹着豆粉一样的玩意的小团子,拿了牙签叉起来吃了。“也就一般般啊。”刘灏龙撇了撇嘴这么说,可他又一次违背了心里的话,说出来之后手却又叉了一坨起来吃。

“啊这样哦,可能你吃不惯吧。”王大虎爽朗的笑了起来,和刘灏龙一起吃了起来,这就让刘灏龙更不好意思了,他有些消沉的望着窗外,心想着自己刚刚不应该这样说话。

他正想着之后怎么该和别人道歉,却被告知要开始换校服准备下车了,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。当然了,和人家道歉虽然他这几个小时一直在想,但总觉得时机不好而没有说出来。

啊···好尴尬。

他瞥了眼那个热情洋溢的男孩子,拎着大包小包犹豫了一会,最后还是没有跟上去。

 

 


【底特律】催眠

就是个pwp,cp是康纳x汉克。
是,搞老男人可好了。
链接点下面!
https://shimo.im/docs/FYbkYAZ6svgE6KHU

春霖真好看。找不到合适的红花配她们。

上传三次不成功,老福特你是看不起我吗